新高中.雁阵︱给“高中班主任”一个爱的注脚
来源:品牌宣传处   作者: 巴川中学   发布日期:2021-12-06 17:03    浏览次数:

班主任与高中班主任

人们时常有一种误区,班主任不分哪个学段,都只是学生在学校的管理者,对学生进行全方位、无死角的管控即可,认为班主任就只是“保姆式”的“体力活”。

而事实并非如此,班主任是实实在在的技术活,专业性很强,应该成为教育中的一个细分专业。不同学段的班主任职责不同——小学低段的班主任,更像孩子在学校的第二个“妈妈”,比起学习,更关注学生在学校生活的方方面面,更注重对孩子们的关怀;小学高段的班主任,工作重心就要慢慢转移到培养学习习惯,温存中也包含着严格;初中班主任关键词则在于陪伴,陪伴孩子走过青春期变化最大、成长最快的这三年,既要无微不至的关心学生的生活和思想动态,也要帮助孩子养成良好的学习生活习惯,为更好的发展打下坚实的基础。

但高中班主任最为不同——高中的学生已届成年,他们生理上与成年人几乎没有太大差异,但心理上却仍旧是个孩子。因此高中班主任只有母亲式的关怀、好友般的陪伴是远远不够的。高中班主任的关键词是引导——班主任要做孩子的引路人,引导孩子慢慢脱离学习生活中对老师的依赖,引导学生形成正确的世界观、人生观和价值观;引导学生认识自我、悦纳自我、成就自我……

近期我们将推出巴川新高中班主任群像计划,五位班主任老师的故事告诉您——咱们新高中的班主任是什么样。

让学生如沐春风的梁黎老师

——“刚接到疾控中心电话的时候,我也懵了一会儿”

讲起这件事,梁黎老师还是唏嘘不已——在前段疫情期间,梁老师班上的S同学,因为与感染者同乘一辆车,成为了次密接人员,因而被疾控中心电话告知需要集中隔离。事发之时,S同学正在学校上课,通知传达到了梁老师这里。在短暂的惊讶之后,梁老师很快镇定下来,询问相关隔离政策以及需要学校做哪些配合。   

 ——“挂断电话,我就把S同学接到了办公室,这毕竟不是一件好事,我担心他会害怕”

梁老师说这个孩子性格有一些内向,害怕他明明担心,却不言不语。因此,梁老师放弃了自己的休息时间,在办公室陪伴着S同学,很贴心地和他做着沟通,让S同学知道这只是一个排除和保障,不需要有什么思想负担。对于他担忧的隔离影响学习的问题,梁老师用早已想好了解决办法。

——“我马上联系班上的科任老师,为他准备了隔离几天会用到的学习用品,还为他建了个小群,所有的科任老师都在里面,这样他学习上有什么困难都可以及时反馈,及时解决”

卸下了心头重担的S同学明显放松了一些,但梁老师并没有觉得轻松,她马上开始考虑他这几天在酒店的生活问题。梁老师帮助S同学准备此次隔离需要携带的东西,叮嘱他如果酒店没有电热毯,一定要问酒店前台要,到了酒店一定要先开空调除湿等等。担心S同学吃不惯酒店的饭菜,梁老师还准备一些零食作为过渡……梁老师事无巨细地叮嘱孩子生活的注意事项,直到亲自将孩子送到了隔离点。

——“这个孩子一个人待在隔离点,我总归是不放心,所以我每天会给他打一个电话,其实也不会说什么,就是担心他没人交流会闷”

S同学在隔离点的生活是很规律的,每天很认真地按照学习计划进行复习巩固,考虑到S同学性格内向,梁老师还专门要求他每天给父亲打个视频电话聊聊天,同时每天晚上固定时间也会打一个电话关心他的生活日常。

在梁老师的细心叮嘱和无微不至的关怀下,结束隔离的S同学带着笑容回到了学校,课业成绩也一点儿没有耽误。

比家长更了解孩子的李建平老师

第一次见到李老师的时候,感觉她并不像多数班主任给人雷厉风行、严肃紧张的传统印象,她总是笑得很温和,像一个知心姐姐那样打着招呼。如果我是学生,大概愿意把一切都告诉这样的老师。我想,这大概就是温柔的力量吧!

——“学校里发生的问题,一定要家校结合来解决”

家校结合的观念大家都不陌生,李建平老师认为家校共育是解决很多学生问题的良药,尤其是高中学生——在校比在家时间长,因此只要老师多用心,班主任是可以做到比家长更了解学生的。见笔者有些诧异,李老师微笑着给笔者讲述了一个学生的个案。

这个孩子现在的发展可以说是完完全全的“别人家的孩子”,就读于中国传媒大学,专业成绩优异,性格开朗,学习勤奋。但谁能想到她曾是靠李老师出面调停才肯和父母 “休战”的“问题学生”。

——“周围的同学告诉我,这个同学之所以如此痛苦,是因为家长不支持她的梦想”

这位同学的梦想是学绘画,但父母始终不理解,非但不支持,还阻止她继续画画,要求她必须走文化课高考这条路。在梦想与亲情之间撕扯,让孩子无所适从,心理自然就会出现问题。

李老师了解情况后陷入了纠结之中:“站在为人父母的角度上,我太能理解她家人的担忧了,艺考比起文化课考试,更具有不确定性;但同样我更担心孩子这样的状态会毁了她的前程。”李老师看到那位女生的状态一直没有转变,决定和这位同学的父母分别沟通一下。

在四楼书吧,李老师和那位同学的母亲见了面,李老师没有高高在上地站在一个老师的角度高谈阔论,她说她也是一个高三孩子的母亲,她想站在一个母亲的角度和孩子妈妈谈一谈。李老师将心比心地劝说这位母亲去接受和尊重孩子的梦想。她说:“您就当这(学绘画)是打开孩子心结的办法”,最终,李老师用她温柔的力量改变了孩子妈妈的观念和态度。而后,李老师又马不停蹄地电话联系了孩子远在北京的父亲,在她的耐心劝说下原本最为固执坚持的父亲也接受了孩子的选择,后来孩子也凭借着对梦想的坚持进入了自己梦寐以求的中国传媒大学。

李老师对于家校结合的理解远远不局限于处理学生问题这个层面上,她将家校结合做成了日常化的工作——细化到每一次家长会、每一个假期自主规划打卡、每一个电话沟通上,在方方面面都将家长与老师的工作结合起来,共同发力,助力学生的成长。

就如学生是千人千面一样,班主任其实也是各具特色的,不同的班主任有着不同的工作方法,但有一点始终是不变的——他们都是那样一致地爱着学生,运用着自己可以运用的一切去帮助学生,用自己的用心用情为“高中班主任”这个角色写下爱的注脚。

上一条信息: 新高中·雁阵︱拔尖人才培养,巴川在行动
下一条信息:新高中.雁阵︱自主教育下的“智慧放手”